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

小号,用来嗑的

摘纪录:

过于频繁的交流很容易造成一种恋爱的错觉,一种由习惯、信任和欢喜交杂出来的依恋的假象。



『安雷』短打 (脑内云车x

突然就想磕起安雷

想看他俩互相撕咬嘴 唇,亲 吻像打架,谁都不肯退让一步,不把对方的嘴里弄得一塌糊涂不罢休

鲜血混和着唾液,被对方吸 吮吞咽,气息交杂混乱,谁都不知道谁在干什么

雷狮抬手想脱安迷修的裤子,却被它一把打掉,反被双手反按在头顶,死死的制住

并拢的双腿反被膝盖顶开压住,掌握了所有主动权

‘’喂,该死的,”趁着喘息的空档,雷狮恶狠狠的威胁道,“你素日看起来斯斯文文,脱掉领带松开衬衫怎么那么凶,你的骑士风度呢”

“不知道”,安迷修笑得依旧那么又腼腆又绅士,手上的动作却一点没停,“在你面前,我总忍不住想露出自己的所有锋芒”

卸下所有的束缚,就在你面前。

“乌鸦又在吵。这次没有留情,雷狮摸出身边的飞镖,甩手射杀了它”

是 @绿萝卜呀红芹菜 的钝器,真的后悔没有早点读,飞速的摸了

看完后心里一抽一抽的,一阵钝痛,感觉什么也说不出来,仿佛这个结局从一开始看文就已经隐约有了隐隐的预感。真正是“钝器伤人不见血”了

我只能说萝卜太笔下的安雷真的是太符合了太符合了(捂心口),悄悄表白您

摘纪录:

钝器伤人不见血,情爱杀人不闻声。
——《钝器》 @绿萝卜呀红芹菜


感谢推荐

佑青不青:

从事创作不能进入自我满足/自我感动阶段
一进入这个阶段就离弃坑不远了


因为一开始自我满足就会在脑内一遍遍补完剧情


“完美!就是我想要的效果!齐活!”
然而齐活不存在的

说的听的

才看出来
墨香在写人世,pp在写人生
她写红尘中摸爬滚打,嬉笑怒骂,执起那人的手,也不过游离在红尘之中
她写葛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,扬笑回步随行去,已在这三千丈外

她们是说书人,她们在说,我们在看
看客求个新鲜罢了,所以底下吵吵嚷嚷
才说同人写手写不出魂,写出魂的难
功名利禄都在上面呢,撕逼圈子大大小小的事也在上面呢,底下吵吵着呢
如pp难道还看不透?墨香难道不在笑?
唉,又算什么呢
今天变暖了,换件清爽的白衬衫吧。

废话

楚秋阁:

我之前忘了哪位太太在微博上说的了,说


最是人间留不住,朱颜辞镜花辞树


到底比


世间好物不坚牢,彩云易散琉璃脆。


更温柔,更缠绵,更有感觉。


但也许我是个一点也不缠绵温柔的人,我比较喜欢后者。


因为有一种吃冰糖蘸棉花糖的感觉。




咬在嘴里,脆生生地裂开了。

【鸣潜】假车慎入

超短打_严争鸣视角_文笔不精
ok的话↓

严争鸣哪里见过这样的程潜,
素日里雪白如玉的皮肤在温泉的熏染下整个都变得粉红,总是写着生人勿近的脸部轮廓现在显得乖顺无比,眼角泛着红,眉毛轻轻皱着,眼睫微微低垂,晶晶亮亮的挂着水汽,轻轻的颤动,就像月光下闪动的蝴蝶翅膀,虚弱又美丽。令人目眩,却又意外的勾//引人。
众人可能看过手持霜刃横行天下,素日淡漠不可一世,视天地于无物的程潜,却没人知道这样的程潜。
这才是他的小潜。
严争鸣喜欢他满脸泛着情//欲的样子,也喜欢他在他身下,嘟起一张嘴,声音软软的在他身下压抑着轻轻哼哼,更喜欢他叫师兄师兄,一句话被喘//气破碎成几个音。
他也叫,抚着身下人汗湿的头发,说小潜小潜,前所未有的满足。
百仿佛年心魔困苦,此刻间化为云烟消散。
纵天地之大,满心满眼却只有对方的身影而已。